陌穷路上

来找粮的

风情【四重罪孽】he结局篇

生贺

电视台小衣要过生日啦! @秀吹电视台_小衣☆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送篇南孚表示祝贺!

——————————————————————————


***私设南孚独立存在,只有风情和花怜知道。时间在原著完结后,新仙京挺好的。(「・ω・)「嘿

***不是abo,但是有生子梗,该篇两个结局,he和be。
cp有南孚花怜,风信慕情小衣不吃,所以就是友情向(并不知道怎么写)

***画风前期偏智障,后期很迷茫(自我认知,可能不准)

***我知道我很久没更新了,所以这篇伪更(ಡωಡ)hiahiahia

正文准备——

开始

















扶摇很清楚,南阳将军和玄真将军的关系,并不好。

其实这是废话,上天庭是个神都晓得。

想想吧,你每天都能看见玄真扛着两尺多的斩马刀和拿着弓准备三箭齐发的南阳打架,场面多刺激。

扶摇:“刺激?仙京都拆了一大半了那还不刺激?肯定刺激。”

上天庭众神官大多心脏不好,受不得刺激。于是——

“太子殿下。”扶摇开了通灵阵,“我是扶摇。”

谢怜一听这句,一下就晓得啥事了。

“知道了,我现在就去。”谢怜二话不说,直奔仙京。当然,太子妃(大雾)也是要跟着去的。

再说玄真殿这边,扶摇风清云淡地喝茶,心中颇有些无奈。

他自然是受不了慕情天天到处打架,搞得他还要去麻烦太子殿下,花城现在对他的意见很大。

下次就把锅扔给灵文。









慕情很清楚,扶摇和南风的关系,不一般。

为什么这么说呢?还要从一次出差讲起。

慕情要去出差,西南有些事情。

他假称自己要闭关,一本正经地跟扶摇说:“你自己一边玩去,最近都别来找我。”

扶摇翻了个白眼,语调上扬地回他一句:

“不劳您费心了。有人管我。”

慕情翻回去,只当这是气话。因为扶摇天天磨着慕情给他做饭吃,玄真将军哪儿那么多空,不给他做是常事。扶摇最近很是不高兴,嚷嚷着玄真殿不管饭。

“要吃饭去找太子殿下。”慕情如是说。

扶摇听后万分悲伤,觉得慕情一定是想毒死他一了百了,更不高兴了。

这里不管饭,我就去找个管饭的。


慕情闭关,再出来是几天后的事情了。意料之中,他没看见扶摇。

出来就是事件善后,他又忙了一段时间,忙到没空和风信打架。

扶摇&谢怜:“那真的是很忙了。”

等慕情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是出关后第四天了。

按理说,扶摇出门,没什么好事。

上次,扶摇说要下界去玩,理由是:刚好是桂花开的时节,要去做桂花酱。

慕情让他去了。第三天,他果然带回来一瓶正在酿的桂花酱,以及一瓶不明物体。

慕情问:“那些黄绿绿的东西,是什么?”

扶摇答:“是太子殿下做的桂花酱。他说送我一瓶带回来,叮嘱要分给你吃。”

慕情的脸黑了又绿,嘴唇苍白,瞬间有种骨瘦如柴的病感。

然后他把那瓶疑似桂花酱的东西送给了风信。他俩为这事还打了一架。

还有一次,扶摇下界逛了一圈,回来的时候带了个小孩。

慕情震惊了,仔细一看,这不是谷子吗?!于是更震惊了。

“你这是拐卖儿童啊?!”

扶摇解释:“太子殿下让我照顾他几天。”

“郞千秋呢?!”

扶摇又解释:“他有些事情啦。他拜托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又没法带,你知道的。”

慕情瞬间想到了什么不美好的事情,比如那俩石像……

毒害祖国的花朵!

慕情平复了下心情,刚想说没事的就是带个孩子嘛,结果就听见一个声音:“谷子你个傻儿子!!说被人拐跑就跑了!!我就说你瓜里瓜气的!!哎哪个龟孙子拐我儿子啊?!老子告诉你老子可是(以下省略五万字形容词)上天入地无人敢挡的青鬼戚容你戚爸爸!!!”

“我操了我真的操了!!去你【哔】的戚容!!把他扔掉!从这里扔下去!!送给谁都行就是别放这儿!!”

是的,玄真将军暴走了。





综上所述,扶摇出门,没什么好事。

慕情顿时忧心忡忡,打爆扶摇通灵阵,但是他没有反应。

慕情害怕了,慕情惊恐了,慕情绝望了。

算了,他还能怎么样呢?大不了再吃一回太子殿下的菜呗,顶多死五天而已……







老玄真正在思考生与死的意义的时候,扶摇回来了。

完完整整,没带任何东西,脸色平静,举止正常。

慕情惊喜地问:“你没带东西回来?!”

扶摇白眼一翻:“我带什么?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带什么?”

老玄真那个激动的呦~

“那你这几天去哪里了啊?”慕情顺便问了句。

扶摇坐下倒茶喝,说:“我和南风出去玩了。”

“哦你和南……哎?!谁?!你和谁?!?!”

“南风。”

慕情的震惊不亚于在万神窟的时候。

更加厉害的是,扶摇说这几天都是南风在管他饭吃。

“他会做饭吗?!”慕情迷茫。

扶摇撇撇嘴:“会个鬼。他请我出去吃的。”

慕情:“……那么,这几天你和他住?!”

“是啊,”扶摇低头看一眼茶杯,继续说,“他本来说再多玩几天的,但是我通灵阵不是坏了嘛,怕你担心就回来啦。”

玄真将军可没空去管通灵阵是怎么坏的,现在该关注的不是那个东西。

谢怜说过,南风挺有前途的。现在看来,谢怜说对了。

自己殿里的神官被敌方神官拐跑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gay是会传染的吗?!

哦。离南阳殿的人远点儿。







从那以后,慕情看见风信就一脸嫌弃地躲开,架都不打了。

风信很懵逼。

众神官:“南阳将军,玄真将军怎么了啊?”

风信继续懵逼:“不知道啊!哎为什么问我啊?!”

众神官:“不问你问谁?灵文?你是想被写戏本子吗?再说了,我们再傻都不会去问他本人……”

话音刚落,慕情在五步之外路过,被截胡了。

风信:“慕情你最近怎么回事啊?”

众神官:【呐喊。JPG】

慕情想假装没看见,往左走,拦住,往右走,拦住。

气得想拔出四十米的大刀跟他干。

“你干什么?”压抑火气,玄真将军并不想打架。

“你最近老躲着我干什么?”风信第一问。

“没有。”慕情答。

“你干了什么亏心事?”风信第二问。

“没有。”慕情再答。

“那你躲什么?”风信摸不着头脑地发出第三问。

“我最近忙,仅此而已。”慕情把手心都掐麻了,忍住想打人的冲动,说完就要跑。

风信一把拉住,黑着脸问:“你到底在隐瞒什么?”

操,这还能忍?!

慕情一把打掉风信的手,自动后退三步,冷笑一声。

在场的众人都有种不好的预感。风信很高兴,因为这下正常了。

“南阳将军,你要是真的闲,别在路上拦我。”慕情抱着手,语调刻意加重一个“闲”字,“管好你殿里的人,离我殿里的人远点儿,在下感激不尽。”

风信果不其然火了:“你什么意思?!我殿里的人怎么招你惹你了?!”

“你自己去问那个南什么的,我还有事,没空陪你闲聊。”

风信独自在风中迷茫:南什么?什么什么?啥玩意?








慕情觉得扶摇最近,有些不对劲。

这段时间没什么事,于是慕情给扶摇炖了锅乌鸡汤喝。但是,扶摇只喝了两口就吐了。把前天吃的东西都吐出来了。

他吐了
吐了

老玄真质疑了自己,并且亲身试验,结果并没有问题。

那就不是汤的问题。

扶摇解释说,可能是最近没胃口吧。

哦?是这样的吗?

不对劲的事继续在发生。

慕情看见扶摇喝茶,顺手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一口就喷了。

这太不雅正了。不过不怪他,是喝的东西出了问题。

“你这是……醋?!”

扶摇点点头。

“你喝这个干什么?!”

扶摇想了想,“我也不清楚,就是单纯的想喝。”

慕情心里的疑惑更大了。

他觉得,或许该给扶摇请个大夫看看,这孩子怕不是脑子出了问题。

扶摇拒绝了:“不要。我又没病,看什么大夫。”

慕情:你没病?难道我有吗?为什么我觉得你不正常呢?

“把手伸出来,”慕情一本正经地说,“我给你把脉。”

“你还会这个呐?”

慕情懒得理他,抓过手就开始诊脉。

之前在皇极观的时候,学过那么一点医术,因为风信嘲笑他学那些斯斯文文不像学武的料,一气之下就没再学了。不过,底子还是在的。

慕情诊了一会儿,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这个是喜脉。

这肯定是自己学艺不精,扶摇他是个男子,怎么可能……

这个脉象显示,身孕已有一个多月,这么算来……

扶摇看见慕情的脸色先是震惊,然后黑了一下,瞬间变得万分可怕。

怎么了?!

慕情反手将他的手腕按在桌子上,用一种极度不美好的语气问了一句:“你和南风,干过什么不该干的事?!”

扶摇感觉命运的后颈脖子一凉。此刻他真的什么都不敢说。
现在还骗慕情,等于自杀。

“不说是吧?行啊。”慕情周围黑暗情绪爆棚,“你把南风叫过来。如果你不想说,那就我说。”

扶摇:“我……不想让他来……”

“他要是半盏茶之内不来,”玄真将军抬手,把斩马刀连着刀鞘钉在地上,扶摇感觉玄真殿震了一下。

“我让你守寡。”慕情把后半句说完。

!!!!!!!!!!!!









风信静静地坐在桌子旁边。

他的左边是慕情,对面是南风和扶摇。

虽然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座位如此安排,但是他可以看出来,慕情很想杀人。地上钉着的那把斩马刀说的。

太子殿下说了,这个时候要保持安静,不要去招惹是非。

慕情先说话:“是你们合谋撒谎的,还是谁?”

扶摇弱弱地解释:“这种事情不会有人想往外说吧?”

“所以你准备什么时候说?等孩子生出来吗?!”

“玄真将军,”南风有些看不下去,“这件事错在我,不关扶摇的事。”

慕情冷笑:“你倒是说说,一个人怎么搞出来的孩子?喝茶喝出来的吗?!”

风信:这……

“扶摇,你可真是给玄真殿长脸啊。我就是疑惑,你还回来干什么,你直接嫁到南阳殿不好了吗?”

“他会的。”南风义正言辞地说。

风信眼睁睁看慕情一掌拍碎了桌子,地上一堆碎石块。

“南风!你能闭嘴吗?!”风信一边稳住慕情,一边感觉扎心累。

他所谓的稳住,就是拉住慕情,让他无法靠近斩马刀。

“你给老子放手!”

“慕情!杀人犯法!我操了你冷静点儿!”

“冷静个鬼!你个仙人板给我放开!”

“我操了你再这样我喊殿下来了!”

然后真的就冷静下来了。






后来还是把太子殿下叫来了,不过,并不是来劝架的。

“是这样啊,要我当主婚人啊……”谢怜转头看了看花城。

花城主笑:“哥哥,一切随你。”

谢怜也笑笑:“好啊。希望可以办得像我们一样热闹。”

花城摇摇头:“不会有的。哥哥的都是独一无二的。”

谢怜红着脸咳嗽了下。





扶摇还是在玄真殿和慕情一起住,并且有了要吃啥慕情做啥的高级待遇。

忧郁的他表示,体重什么的真的由不得他。

南风一天来十趟。后来,风信嫌他烦人把事务交给他处理,自己在玄真殿蹭吃蹭喝。

慕情则表示,只要不是来秀恩爱的,他都假装没看见。

不过风信犯了大忌。

“你说什么?!你还要不要脸?!你来我家吃饭我还没要你钱你还挑三拣四的!”

风信:“我就说句实话啊!哎你拿刀干什么?!我操了我真的操了!!”

“别在我殿里骂人!滚出去!”


众神官:哦今天的风情打架也很刺激。

———————————————————————————
哦克!搞完了!
很抱歉有些晚了,再说一次,小衣生日快乐!
@秀吹电视台_小衣☆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这是he结局的,明天放刀

刀子就酒,越喝越有(什么鬼)

下面是小剧场:


“你倒是说说,一个人怎么搞出来的孩子?喝茶喝出来的吗?!”

风信:这……

“你问问巨阳将军这可能吗?!”

风信:“我操了你吵架别带上我!!”

皮这一下我很开心。

评论

热度(75)

  1. pink pig 猪陌穷路上 转载了此文字
    站风情没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