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穷路上

来找粮的

风情,脑洞系列

清明节,高产最后一天
要考一模了,为我加油!




吃饭梗
   
    *** 老梗,谢怜请吃饭。ooc依旧严重,但是比之前要好那么一些……吧?
   
    *** 时间线就是花城回来了之后,谢怜突发奇想要请吃饭。中间会插一些情妹的回忆以及和风信的偶遇经历。
   
    准备好了,各就各位,action!
   
    ————————————————
   
   
   
    玄真殿。
   
   
    慕情的脸色黑了又绿,艰难地挤出一句话:“殿下你说什么?”
   
    谢怜一脸坚定:“我说要请你吃饭。”
   
    慕情看了看谢怜身后一脸假笑的花城,感觉自己要是不去会很危险。但是这并不代表自己要去玩命,毕竟是谢怜的菜。
   
    想了一会儿,慕情打开通灵阵扔给风信一句话:“赶紧过来,殿下有事找你。”
   
    做完这件事情之后,慕情的脸色好了一些。嗯,绝对不是因为坑了风信才好的。
   
    谢怜见慕情脸色变好了些,高兴地问:“那你同意了?”
   
    慕情的脸又黑了一度。他思索了一下又问:“殿下你请风信了?”
   
    谢怜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你知道啦?我是想待会儿去的。”
   
    慕情仿佛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眼睛里的光一闪而过:“他去我就不去了,免得打起来。”
   
    谢怜诚恳地说:“不会的。三郎说有他,打不起来。”
   
    慕情靠近了绝望的边缘。之前白坑风信了?不,还是有用的,至少让他提前领悟一下绝望。
   
    今天的慕情也是坏心眼十足。
   
    局面正僵持不下,忽听得玄真殿门口冲进来一个人,说话颇有怒吼的意味:“慕情你什么意思?!我…………”
   
    肯定是风信咯。
   
    风信听慕情说殿下有事找他,急吼吼地就来了。结果一进玄真殿就看见慕情黑着脸,花城和谢怜站在那里扭头看他。
   
    风信一脸懵逼地愣住了。谢怜高兴地说:“风信来啦?我刚要去找你。我想请你和慕情吃饭。”
   
    风信恍然大悟,瞬间黑了脸。慕情在那一脸“不关我事”地看着他。
   
    他现在有种想打死慕情的冲动。但是不行,因为花城在谢怜身后假笑如花。
   
    风信犹记得上次跟慕情吵架,谢怜让他俩接龙,花城假笑的仿佛要滴出水来。局面一度甚是尴尬。
   
    通灵阵里扔过去一句话:“慕情你给我等着!”
   
    对方悠然应道:“你当我怕你?呵。”
   
    风信怒气飙升:“我到时候不把你打得哭着叫爸爸我不姓风! ! !”
   
    慕情冷冷道:“那你最好做好改姓的准备。”
   
    风信:“我操了我操了我真是操了!”
   
    今天的风信也用了风信三连呢。
   
    谢怜看这两个人面对面隔着八丈远站着,脸色都是越来精彩,感觉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在酝酿,这样下去怕不是要打起来。于是他上前一步,挡住了这俩人相对的视线。
   
    “那就说定啦!你们明天来菩荠观吧。”
   
    风信和慕情顿时连在通灵阵里互怼都顾不上了,几乎同时开口:
   
   
   
    “我有事!”
   
   
   
    这种莫名的心有灵犀(?)是怎么回事?谢怜看着这两个人说完同样的话后一模一样的嫌弃表情,心里坚定了要请他们吃饭的念头。谢怜坚信,这是促进感情的好时机。
   
   
   
    风信和慕情要是知道相亲相爱可以避免吃谢怜的饭,说不定真的会相亲相爱。但如果要在相亲相爱和吃谢怜的饭中选一个,那么他们都会不约而同地选择死亡。
   
   
   
    谢怜倒是很从容:“据我所知,玄真殿和南阳殿最近都没什么事。所以你们明天是要一起去干什么呢?”
   
   
   
    “才不是和他一起!”
   
   
   
    又是同时说的。风信和慕情觉得今天真是背时背到家了。
   
    谢怜露出微笑。花城保持假笑。面对这无力苍白的解释,这对夫夫礼貌地表示了他们的不信。
   
    慕情和风信不怪他们,因为他们自己都无法相信。此刻,他们只有一个念头:赶紧离开这个丢人的地方,去哪儿都行。
   
    一顿饭局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安在了这两位身上。
   
    慕情和风信如谢怜所说,最近没什么事干,准确的说是闲得发慌。这个饭局,确实没什么理由推掉。
   
    慕情在玄真殿里烦躁地扶额,风信在南阳殿里烦躁地揉头。
   
    小神官们郁闷了:今天这两位怎么了?相似度这么高?
   
   
   
    过了一会儿,玄真殿的小神官们发现,玄真将军不见了。与此同时,南阳殿的小神官们发现,南阳将军也不见了。
   
    这……莫非……难道……私奔了?!小神官们心中胡乱揣测,得出了一个最可能(?)的结果。
   
   
   
   
    要是慕情和风信听见了,肯定会怒吼道:“滚!放屁! !”
   
    不过他们听不见。
   
   
   
   
   
   
        下界某个城内。
   
   
   
    慕情漫无目的走在城里的小路上,一件黑色长衫,随意地挽了个髻,并未像平常那般束发。
   
   
   
    懒得束,烦。
   
    只要一想到明天要去吃谢怜做的饭,慕情就心烦到无以复加。上次吃的时候,他吐了一天,缓了三天才恢复正常。想想这次,谢怜在花城的支持下,不晓得又会搞出什么“新菜品”。
   
   
   
    所以呢?所以慕情就自己跑下界来逃避现实了。慕情觉得自己很可笑,明明知道逃避没用还逃避,分明就是自欺欺人。
   
   
   
   
    但是没办法,神仙也会自欺欺人。毕竟烦心事不分三界,哪里都有。
   
   
   
   
   
    街道两旁有些正在叫卖的小商贩,卖的都是些水果蔬菜、小吃饰品之类的。慕情表示一点兴趣都没有,直接略过。还有姑娘结伴走过,盯着慕情对旁边的女伴小声嘀咕的。慕情也装听不见,继续瞎逛他的。
   
   
    慕情联想了下风信走在街上的场景,觉得会比自己更受欢迎,大姑娘小媳妇都往他那儿看。一时间心情颇好,乐不可支,脸上春风化雨,整个人周围的气氛都变好了。
   
    心情一好,慕情开始看看有什么好玩的能买回去,好不容易有空下来,肯定不能就瞎逛了事。
   
    刚好走到了一个饰品摊子上,慕情看见了一只木簪。他不由得停了下来。
   
   
   
   
   
   
    那只木簪,很像他母亲的那支。
   
   
   
   
   
   
    慕情还记得母亲本来是有一支银簪的,那是母亲的妈妈留给母亲做嫁妆的,母亲对它珍惜得紧,还说将来要留给他。
   
   
   
    但是后来,家里实在太艰难了,母亲就把银簪当了,用起了木簪。为此,母亲还感觉很愧疚,没能给慕情留下什么。
   
   
   
    那支木簪,慕情把它留给了母亲。除了它,慕情什么都没放。因为母亲不喜欢,会操心的。
   
   
   
    现在看见另一支很像的木簪,慕情有些发愣。
   
   
   
    小摊老板见他站在摊前愣神,忙笑着招呼道:“公子可是看中了什么?”
   
   
   
    慕情回神,走过去拿起木簪问道:“这个怎么卖?”
   
   
   
    老板回道:“五文钱。”
   
   
   
    慕情放下钱走了,小摊老板最后说的那声“多谢惠顾下回再来”他没有听见。
   
   
   
    不知不觉中,夜幕降临,街道一派灯火通明。周围的人也多了起来。
   
   
   
    慕情坐在茶馆里,缓缓地喝着热茶,顺便在心里吐槽了一番茶馆的茶叶不咋的。
   
   
   
    这般闲适的日子,慕情不是没有想过。他小时候日子很苦,于是他想:今后我要过上好日子,一天到晚闲着不愁,还能跑去茶馆喝茶什么的。
   
   
   
    只是现在日子过好了,人却没有多好。慕情手支着下巴,心里淡淡地想。
   
   
   
   
   
   
    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热闹得很。慕情问了句:“今天怎的这么多人?”
   
   
   
    小二笑道:“客官不知,今晚有灯会,人自然多。”
   
   
   
    “灯会?”
   
   
   
    “是啊!”小二答道,“很是热闹呢!客官可是赶上了好时机,不去看看?”
   
   
   
    慕情想了想,留下钱走了出去。
   
   
   
    几百年没看过人间的灯会,有些怀念。抱着试试的心态,慕情想去看看。
   
   
   
   
   
    果然很热闹。但是,人,太,多,了!
   
   
   
    慕情表示自己真的不太适应人多的场面,每年中秋会上他都有种想跑的冲动,只是往往风信一见他早退就会跑过来问为啥,搞得慕情大过节的想敲爆他的脑壳。
   
   
   
    慕情一边被迫在人群里挤着走,一边在脑子里吐槽风信。被人流带着走了一阵,终于得空停了下来。一转身,却是到了河边。
   
   
   
    河中火光星星点点,尽是数不清的花灯,站在岸边观望,倒是挺震撼人心的。
   
   
   
    慕情垂手而立,心中有些触动,眉目淡然,无悲无喜。
   
   
   
   
   
    八百多年,他早已习惯眉目淡然地应对一切,却终究有颗凡人之心。看过了,放下了,却还是心随意动。
   
   
   
   
   
    都是往事了。
   
   
   
   
   
    一声轻叹。终究还是只能怀念怀念,不能想太多。慕情想。
   
   
   
   
   
   
   
    “慕情?”
   
   
   
    熟悉的声音自背后传来,不由得让他的心狠颤了一下。
   
   
   
    慕情转过身去,笑了一下。
   
   
   
    “风信。”
   
   
       风信正在默默地震撼着。
   
   
   
   
    怎么说呢,他这辈子都没见过今天这样的慕情。平日里,慕情总是像个刺猬,抗拒着所有靠近他的东西,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但是现在,他眼前只是一个少年,一个认识多年的朋友。
   
   
   
    风信觉得慕情从来没这么顺眼过。那个笑,让他觉得其实平时因为慕情而受的气都不算什么了,慕情做的那些气人的事和说的那些气人的话,都在这一笑面前,瞬间消散。
   
   
   
    自己好像有点太没出息了。风信想。
   
   
   
    慕情冲他招招手,他浑浑噩噩的走了过去。
   
   
   
    这是怎么了?吓傻啦?慕情端详一下自己,觉得没什么奇怪的,便伸手在风信眼前晃了晃,问道:“你怎么啦?”
   
   
   
    风信猛地一回神,发现自己站在慕情面前,有些紧张。他摇摇头,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慕情无奈地笑笑:“跑下来逃避现实呗。”
   
   
   
    风信也想起那无法逃避的饭局,叹了口气,也是无奈地笑笑。
   
   
   
    在外人看来,仿佛他们真的是一对相识多年的至交好友,在谈论着最近发生的烦心事。若要让天上的神官们瞧见了,还不知做何感想呢。
   
   
   
    风信站在慕情身边,看了一眼河里的花灯,在看了一眼身边人淡然的眉目,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
   
   
   
    他就觉得,这样平平淡淡过一辈子,也挺好的。
   
   
   
    风信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这个念头有点吓人,他怎么会想跟慕情过一辈子?
   
   
   
   
    风信在心里警告自己:莫要发疯了,认清现实。
   
   
   
    “风信。”慕情开口叫他。
   
   
   
    风信反应得有些狼狈:“啊……啊?”
   
   
   
    慕情说:“你帮我个忙。”
   
   
   
    风信心里想的是:呵,你叫我帮我就帮,那多没出息。
   
   
   
    “你讲。”
   
   
   
    没出就没出息吧。风信想。
   
   
   
    慕情递给他一支木簪,笑着说:“你帮我插一下簪子。”
   
   
   
   
   
   
    这要搁平常,风信早就笑话他了,大老爷们插哪门子的簪子;但是现在,他一点都不想笑。
   
   
   
   
   
   
   
   
    风信转到慕情身后,散开他的头发,又用簪子挽好。整个动作缓慢而又认真,像是在做一件异常重要的大事。
   
   
   
    慕情觉得今天自己赚到了。
   
   
   
    “风信。”慕情轻声叫他。
   
   
   
   
    风信转过来,侧过头问他:“怎么了?”
   
   
   
   
    慕情突然往后退开一步,以一种看起来颇为危险的姿势站在岸边上,身后便是那条星火璀璨的河流。
   
   
   
    风信警觉起来:“慕情?”
   
   
   
    慕情像是想说什么,但终究只是笑笑。风信看他笑得一脸轻松,几乎就要相信他只是在闹着玩。
   
   
   
    只是下一秒,慕情就不见了。
   
   
   
    风信盯着空荡荡的岸边,心里忽地松了口气。慕情其实做得对,他们不能以这种方式相处太久。
   
   
   
   
   
    有些东西我们都心知肚明,但是不会说。
   
   
   
   
   
    习惯了。就这样吧。
   
   
   
   
   
   
   
    风信转身大步离开,没有回头。
   
   
   
   
   
   
   
   
       第二天,菩荠观。
   
   
    空气中弥漫着怪异的味道,不知道是因为慕情和风信面对面却没有黑着脸,还是因为桌子上那几盘不明物体。
   
   
    谢怜坐着,看看慕情,再看看风信,更加确定了吃饭可以增进感情。你看,他们都没有黑着脸,这就是进步。
   
   
   
    谢怜笑着问:“怎么不吃啊?”
   
   
   
    因为我们不想死。慕情和风信在对方眼睛里看见了同样的成份。
   
   
   
    慕情用通灵阵问:“怎么办?”
   
    风信说:“不知道。你找个借口,我还不想死。”
   
    慕情:“你以为我想死吗?关键是有什么借口能活活推掉已经来了的饭局啊?你怎么不想。”
   
    风信:“我要是想得出来不早就用了!”
   
    慕情:“我要是有不也用了!”
   
   
   
   
    谢怜看着这两个人本来好好的脸色又变得像锅底一样黑,懵逼了:这是发生了什么?又怎么了?
   
    慕情扔下一句:“殿下我出去一下。”转身走了。风信站起身跟出去。
   
    谢怜一脸懵逼。这是个什么情况?他觉得自己应该跟去看看,当然,是偷偷地看看。
   
   
   
   
    这边慕情在前面走,风信在后面跟着,走了一阵,风信一把拽过慕情,说:“好了。不要再走了。”
   
    慕情默默挣开他的手,低头说:“好了。你赶紧跑吧。我也跑了。”
   
    风信沉声问他:“谁说我要跑的?”
   
    慕情抬头,一脸奇怪:“你还想回去?”
   
    风信抱手道:“我也没说我要回去。”
   
    慕情翻了个白眼:“那你要干嘛?”
   
    风信笑了笑,没说话。
   
    慕情摆摆手:“随你的便,反正跟我没关系。”
   
    “不,”风信笑着看着他,“跟你有关系。”
   
    慕情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你要干嘛?”
   
    风信笑着道:“你猜。”
   
    慕情呵呵笑着说:“那个,我玄真殿还有事,我先走了。”转身就跑。
   
   
   
   
   
    笑话,再不跑,八百多年的清白可能就保不住了!
   
   
   
   
    但是,保不住就是保不住,跑是没有用的。
   
   
   
   
   
    风信笑着拦住慕情:“你想去哪儿啊?”
   
   
   
    慕情有些崩溃了:“风信你不是被夺舍了吧?!”
   
   
   
    “不,我好得很。”
   
   
   
    “你是受什么刺激了吗?!”慕情第一次这么诚恳地和风信说话,“殿下说了,做人要冷静和三思,我觉得你可以冷静冷静再说。”
   
   
   
    风信:“不,我很冷静。”
   
   
   
    慕情抓狂:“你这冷静的表面都是假象。”
   
   
   
   
   
   
    风信拽过他,一把抱住。慕情转手就想扔他个灵力暴击,但是他扔不出去了。
   
   
   
   
   
   
   
   
    风信低头亲了下去。
   
   
   
    法力都被吸走了怎么破?在线等急!我靠了不带这样玩手段的!风信你一定是被夺舍了!
   
   
   
   
    过了一会儿,风信停了下来,慕情喘着粗气威胁他:“我警告你,把我的法力还回来。”
   
    风信搂住他的腰,一脸得意地说:“不还。”
   
   
   
   
    慕情心一横,捧着他的脸就亲了上去。
   
   
   
    你不还,我自己拿。
   
   
   
   
   
    谢怜看这两个人亲来亲去,默默地离开了案发现场,并贴心地为他们加了个结界,深藏功与名。
   
   
    谢怜现在无比坚信了:吃饭有助于促进感情。
   
   
    下次请谁吃呢?奇英和引玉?还是谷子和戚容?
   
   
    emmmmmm,有待考虑。
   
    ——————————————————
   
    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洞我写得可爽了,一气呵成。感觉到我对风情的爱了吗?
   
    我情妹宇宙无敌最可爱!
   
    风信你给我撩起来!相信自己!你就是撩妹高手!
   
    谢怜你要不开个婚介所?发展一下副产业,我保证你的生意比花城都好。
   
    婚介所了解一下?
   
    下篇,激动人心的虐篇要来了!我好激动啊,刀子由我制造!

评论(6)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