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穷路上

来找粮的

【风情】那些神奇的脑洞系列

大家好!





我又回来啦!


这次是真的,要更新了

三洞完结篇

还有番外篇,君梅的

我很棒了,我还打算写谷戚

真是…………

话不多讲,更新








(七)




【没有人可以打你,除了我】





慕情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那天,基地被炸毁的那天。他站在远处的山顶上,眼前是血红一片,耳边是各种声音,夹杂着呼救声和爆炸声,清晰无比。




那位负责的“母亲”布局很精密,炸掉了所有的信号源和武器库,先从薄弱的地方炸起,最后一点一点把这个堪称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炸成废墟。



慕情不为所动,面对这血透漫天之景,他什么想法都没有。




唯有解脱。



梦在自己冷冷地收回目光时结束了。




他睁眼,周围是熟悉又陌生的气味——隐约的金属味道。







哦,又回来了。








冰冷的开门声响起,一个人走了进来,心情不错地打招呼:“你好。欢迎回来。”

慕情头都不抬:“我并不高兴。”

那人依旧心情不错:“住得惯吗?”

“还行,没有我家舒服。”慕情冷冷地说。

那人鞠躬,做了个“请”的手势:“领导请您去谈谈。”

慕情起身,随他走了。心里盘算:他们又换人了。到了一扇门前,那人叩了一下,门随之缓缓打开。慕情打量一下门,心里在暗暗思索要怎么炸掉它。







房间里只有一人,站在沙发前面背对着他。









那个领路的说了句“人带到了”,就走了,顺便把门关上了。

慕情听见门“咔哒”一声,有些不好的预感。






那个背对着他的人转身,打了个招呼:“慕前辈,你好。”

慕情看着他,一阵无语。

“慕前辈怎么不说话?”

慕情真的想翻白眼。但他活活忍住了,他是“前辈”,要有修养。









为什么慕情想翻白眼?因为……面前这个人不是别人,他是花城。对,就是谢怜他男朋友。


“花城你在逗我么?”

“慕前辈,我没逗你,我就是‘锁’的最高领导。”花城耸耸肩。

慕情实在想不到花城搞这出是要干嘛。他摆摆手:“行了行了,要干嘛快干,搞完放我回家。”

花城露出标志性的假笑:“既然话都说开了,慕情你就坐着看戏吧。”

慕情奇怪了:“谢怜又出了什么奇怪的想法?”

花城笑笑,不说话。





呵,你倒是听那个缺心眼的话。慕情在心里冷笑。他一直觉得,谢怜个逗比能找花城这样的,是谢怜的福气。当然了,谢怜也不是谁都能拐走的。








再说眼前,花城一挥手,一扇透明的玻璃墙隔在慕情面前。他自己戴上了一个面具,静静地站在原地。

不一会儿,门又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慕情的心一紧。







风信。








花城再开口,声音却已经不同:

“你胆子挺大啊。”

风信低头说道:“不敢。我只是想保护他。”

“你以为自己能做什么?”花城冷冷地反问。

“我只是做自己能做的罢了。”

慕情紧张地看着,感觉有些不对。风信这是……在为自己说话?

风信又继续说:“他只是想过自己的生活。他只是个普通人。”

花城仿佛生气了:“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

风信也急了:“我只是想保护他!”

花城直接一掌向他劈去。

风信认命般没有躲。不过那掌并没有打中他。




慕情抓住花城的手,一把甩开。他挡在风信面前,冷冷道:“我的人,只有我能打。”









慕情心里在默念: 造孽啊造孽啊,又装逼了。




花城摘了面具,一脸围笑。

风信一脸震惊。

慕情看了花城一眼:“你这个热闹倒是一点都不好看。”

花城轻飘飘地说:“我的任务完成了,去找哥哥了。”然后就跑了。







独留风信在风中懵逼。

慕情转身看着他,有些想笑。

风信结结巴巴地问:“慕……慕情,你……你……”

慕情打断他:“好了。说不好就别说了。”

风信愣了一下,连忙问:“慕情你没事吧?刚才是怎么回事啊?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啊?”

慕情比了个“停”的手势,一本正经地说:“你再问我就自废双耳。”

风信乖乖地闭嘴了。









慕情松了口气,走过去抱住了风信。

他说:“都没事了。都过去了。”

风信回抱住他,点头道:“嗯。”










安静了一会儿,风信又说话了:

“慕情啊,你刚才说的话算不算数啊?”

慕情假装不知道:“什么啊?我刚有说过吗?”

风信:“…………”










然后,慕情是被抱回家的。据说一路上那个挣扎啊,惨烈。由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谢先生报道。










——————————————————

这一篇严重ooc,我再一次道歉

我爱小甜饼,磕爆风情谢谢

我还有个番外,会发的,相信我

晚上见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