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穷路上

来找粮的

【风情】那些神奇的脑洞系列

第三个洞

***相遇梗,很俗套,但我喜欢

***ooc依旧很严重,唉~我改不过来了

***私设风信很坏(嘿嘿嘿),慕情和谢怜是一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被梅念卿和君吾收养。cp有风情,花怜,君梅。哦,bug甚多,多到数不清。

***我告诉你们,有刀,不过不虐的,相信我。

写着好玩,所以是xjb写的玩意,不喜欢请走开,喜欢的看得爽就行。

(二)

【逗比你好,逗比再见二】

风信淡淡地看着眼前这个人。秀气带着一些傲气,白得不像话,一身黑色,戴着一个黑色耳钉。

对方正坐在他对面低着头,面前的咖啡桌上方了一杯冒着热气的卡布奇诺。

风信开口了:“吃饭了吗?”

对面那人没有说话也没有抬头。

风信并不在意,又开口说:“咖啡趁热喝,不然对胃不好。”

那人终于抬起头,微有怒色,冷冷地问:“你到底要干嘛?”

“你今天早上跑得太快了。”,风信语气一转,带着威胁的意味:“你想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慕情。”

慕情别过头,说:“这样对谁都好。”

风信有些生气:“你觉得可能吗?”

“为什么不可能?”慕情还是颇有怒气,扭头看向他,“你和我都当作没发生,这样就行了。”

风信冷声道:“不,我不会这样做。”他直直盯着慕情,“我做过的事,会负责到底。”

慕情脸红了,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想起了什么。他低下头说:“我不需要。”

风信看他脸红,觉得有些可爱,语气软了不少:“你的咖啡要凉了。”

慕情一边在心里骂他一边乖乖地喝了咖啡。他有些脑袋疼,自己怎么就栽在这儿了呢?
要不是他大发善心带淋雨的风信回家,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郁闷的他表示,以后再不做好事随便捡人回家了。

具体发生的事要追溯到昨晚。

慕情捡了个人回家,顺便把衣服借给了他,但是并不合身。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人家比自己高了差不多一个头,穿得上才怪。

慕情没办法,只好出去给他买衣服。结果半路上遇到了老同学,最巧的是里面还有慕情暗恋过的女同学。一群人非要拉着他去喝酒,于是他顺利地喝多了,固执地不要人送。

他迷糊之间就自己神奇地摸回了家,门都不会开,就在门口喊“开门”。

那个人给他开门,他一进门就扑在人家身上,迷茫地抬起头,正对上那双凌厉的眼睛。慕情抬手一推,指着那人振振有词地说:“看看看看什么看!我长得好看你也不能随便看!”

没错,他发酒疯了。

那人被他的样子戳中了笑点,笑了起来。

慕情看见他笑,不乐意了,双手捧着他的脸说:“笑什么?!不准笑!再笑不给饭吃!”

那人忍住笑,觉得这个人怎么喝了酒这么可爱。他扶住慕情,哄着说:“你先去洗澡啊,要睡觉了。”

慕情大手一挥:“不去!洗澡什么不存在的!洗个仙人板板!”

那人真是憋不住了,哈哈哈哈笑成一团。

慕情火了:“叫你不要笑了!你完蛋了!”

那人一边笑一边问:“我怎么完蛋了?”

慕情一甩头,说:“不给你饭吃!”

那人收了笑,站起身向他走过来。

慕情一脸警惕:“干什么?要威胁我?我告诉你!没有这个可能!”

那人越逼越近,最后直接将慕情堵在角落,脸上一本正经。

“你叫什么名字?”

慕情眨眨眼睛,说:“我,慕情。”

那人又向他靠近了些,两个人额头抵着额头。接着,一个声音传来:

“我是风信。你不要忘了。”

慕情觉得心里有些发慌,他看看近在咫尺的风信,想了想,说:“风信,我要去睡觉了。明天再找你玩吧。”

风信听着他说这种幼齿的话,忍不住又笑了。慕情一把抱住他,说:“叫你不要笑了!你一点都不听话!”

风信被他抱得一愣,随即又恢复正常。

慕情抬起头,对他说:“呐,你说,能不能不笑我?”

风信低头,眼里闪过一缕光,泛起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说:“你要是听我的,做一件事,我就不笑了。”

慕情盯着他问:“你说。”

“亲我一下。”

慕情毫不犹豫地亲上去。

然后,然后就……你们懂的。

慕情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瘫了,还死疼死疼的,于是很迷茫。再看看自己,只剩本人了。心中迷茫:难道我喝完酒放飞自我啦?

呵,岂止是放飞自我,你还放飞心灵了呢。

迷茫的慕情转头,看见了睡在自己旁边的风信,同样只剩本人。傻子都明白发生了什么。

慕情慌了,慕情乱了,慕情不知所措了。
下意识的,慕情想跑。结果整个人都是瘫的,动都动不了。努力扑腾的慕情顺利地吵醒了风信。

“慕情。”

一瞬间,慕情吓得魂飞魄散,也不管瘫不瘫了,裹起被子连滚带爬就跑了。

然后就是开头那幕,两个人在咖啡厅见面。不,准确的说,是风信在咖啡厅找到了玩失踪的慕情。

慕情喝着咖啡,心里觉得自己真是倒霉透了,喝个咖啡冷静冷静还能被找到。

风信才不会告诉他自己翻家里的垃圾桶找到了咖啡厅的纸杯,刚好有地址。结果一找,还真在这儿。

风信笑着看他喝完,对他说:“好了。回家吧。”

慕情立刻说:“好啊,你回你家,我回我家。就这样决定了。”转身就要跑。

风信拦住他,严肃地说:“你家,就是我家。”

慕情翻了个白眼:“你凭什么这么说啊?”

风信继续严肃地说:“凭我是你男朋友。”

慕情翻了个大白眼,又想说什么。风信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拉住他的手就走。

“风信!你……”

风信打断他的话:“你要是想跑,我可以把你扛着回去。”

适时的沉默很重要的。

滚你的吧。慕情心里骂了风信千万遍。

——————————————————
嗯,又来了。我这是上学期间偷偷摸摸发的,很刺激,嘿嘿嘿。

别看这么甜,我可是要发刀的人!哼哼哼

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关注啦!比心~

评论(9)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