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穷路上

来找粮的

那些神奇的脑洞系列

大家好!我又回来了!开学摸鱼,嘿嘿嘿~

*** ooc依旧很严重

*** 美救英雄梗,作起来(皮

*** 仍然是神经病文风,不喜欢你奏凯(打死

*** 背景是上天庭刚刚重建,会有bug

第二个洞

南阳将军出事了。

今天,慕情像往日一般正坐在玄真殿内处理公务。提着笔批注的玄真将军被唤了通灵阵。

慕情刚打开通灵阵,就听见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

“慕情! ! !”

这一声太大,喊得慕情头疼。

“风信你又发什么神经! !”

却是无人回应。

“风信?!说话!别发完神经就装死! !”

还是没人回答。

慕情心下觉得不对劲儿,于是去了一趟南阳殿。

“你们将军呢?”慕情劈头就问。

守殿的小神官看见玄真将军,以为他是趁将军不在来砸殿的,吓了个半死。却又听见这句问话,心里一惊:这,这为何不按套路出牌?

小神官战战兢兢答道:“我家将军下界去处理公务了。”

慕情眉头一皱:“什么公务?”

小神官继续答道:“收服妖物。现灵山出了个恶。”

慕情奇怪了:“一个恶也要你们将军去?”

小神官讪讪道:“这不是最近事多,没人嘛。”

慕情心里肯定了:风信出事了,可能还是大事。

一个恶,并不至于让南阳将军呼玄真将军的通灵阵。傻子都知道这俩抠架抠了八百年,你会无缘无故给你看不惯的人打电话?

那就只有出事的可能了。

慕情面色一沉,转身下界去了。

小神官懵了一会儿,继续守他的门。

另一边,慕情已到凡间。

直奔现灵山的慕情一边感应风信的位置,一边用通灵阵叫他。

没有回应。

慕情心里掠过一丝慌乱,又很快消失。

越来越近了。

已经到了现灵山深处,周围的草木很是茂盛,林间有一阵冷风吹过。

慕情警惕地朝感应的方向走去,他闻到了隐藏在树木间的血腥味,也察觉到了灵力的波动。情况,可能会比较糟。

等看见了是什么情况后,慕情觉得比自己想像的还糟。

这他妈是什么?!恶心死了!

一团黑乎乎的不明胶状物体,有风信那么高,黏在树上,正在往外吐东西。吐的是……无法形容的物体,就像是……

慕情此刻跳戏地想到了个比喻:就像是太子殿下做的菜。

风信在一个藤蔓做的大笼子里坐着,看样子并不好,伤口在离几丈远的慕情这都看得清。他坐的地方,有一片血。笼子前的草地上,也有血迹。

慕情心下有些触动,看来风信受伤很严重。

还没等他再想什么,那团东西动了。它停止了呕吐,往风信的方向蠕去。

慕情握紧了手中的斩马刀。

那团东西站在风信面前,竟开口说了话。

“南阳将军,你可曾想通了?”

竟是柔媚的女子声音。

慕情表面冷静,心里暗自奇怪。

接着,他听见了风信冷冷的声音:“赶紧他妈的给老子滚。”

慕情心里翻了个白眼:呵,没见过被抓了还如此牛气的人,风信你是第一个。你还能活到现在,真是奇迹。

果然,那团东西怒了,阴阳怪气地说:“南阳将军挺有骨气啊。”

风信又来一句:“给老子滚。”

那团东西甩手就是一团黑气向风信袭去。然而,还未到风信跟前便被一团白光弹开,接着一个身影立于笼子之前。

自然是慕情。

风信大喜:“慕情! !”

慕情拿着斩马刀,头也不回说道:“行了。自己出得来吗?”

风信:“……我要是出得来我叫你干嘛。”

慕情翻了个白眼。

前方那团东西突然出声了:“我当是谁,原来是玄真将军啊。怎么,南阳将军一出事你就来了?感情真好。”

慕情冷冷道:“不会说话就别恶心人。”话音刚落,已是飞身上前,甩出一记暴击。

那团东西没有躲避,暴击甩得它向后飞去。

奇怪,这恶心玩意怎么这么不禁打?慕情觉得不对,下意识警惕起来。

四周静寂得有些诡异,黑暗之处什么都看不见,像个深渊。

接着,一阵笑声传来。慕情握紧手中的刀,蓄势待发。

只听见一娇媚女子道:“玄真将军脾气可真大,和风郎倒是有些像呢~”

慕情面无表情,听见“风郎”两字时,眼角抽了抽。风信在笼子里听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吼道:“你给我闭嘴! ! !慕情你别听它的! !”

慕情面无表情,还是头也不回:“用你说。”

树后的阴翳中走出一个袅袅婷婷的娇小身影,面容妖艳无比,口中道:“风郎可是急着解释,叫我好生心痛。”言罢,还捂住了心口。

慕情强忍翻白眼的念头,忍得面容僵硬。风信在笼子里大喊:“你是傻逼吗?!瞎说好玩吗?!恶心人滚一边去!”

那女子一副委屈模样:“风郎为何如此绝情?你不是才跟我山盟海誓过?怎的又这般?叫我好生难过。”

风信要气傻了:“滚蛋! !你是脑子有病吧!”

慕情听得烦心,冷冷撂下一句:“都他妈给我闭嘴。”然后举刀直指那女子,问道:“打不打?不打我带他走了,还有事。”语气那叫一轻描淡写。

那女子,哦,不,是那妖物面色一冷,飞身扑过来。

慕情一挥斩马刀,飞身上前应战。

风信在笼子里看两人交战,紧张得不要不要的。

慕情与那妖物战了几回合,发现了一个对他不利的事实:这妖物不是恶,在凶之上,但不是绝。

去他的青虫戚傻逼。怎么又来一这鬼东西?按理说灵文殿得有记录吧?果然,效率低下。

慕情在心里记了灵文殿一笔,不得不使出全力迎战。

然而纵使这样,他还是略处下风。

那妖物扯出一个诡异的笑,趁慕情不备划开了他的左袖。顿时,空气中鲜血味更浓了。

风信惊呼:“慕情! !”

慕情仍是面无表情,继续打斗。

又是几个回合,慕情身上又多了几道狰狞的伤口。血落在地上,几道新鲜痕迹犹为醒目。

风信喊道:“慕情你行不行啊?!不行赶紧走!别留这儿送死!”

慕情面无表情,手挥出一刀挡住攻击,说:“闭嘴。”

风信:“我操了我真是操了!你这种时候别他妈死犟了!”

慕情劈出一刀,好像有些生气:“闭嘴!”

风信在笼子里狂抓头发,好像是气疯了。

形式不容乐观,慕情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地上一片鲜红。血迹勾出一幅诡异却妖艳的图画。

那妖物很是得意:“玄真将军怎么如此客气?不是你叫打的吗?怎么只见我打你?”

慕情淡淡开口道:“既然你想,我成全你。”手上顿时灵光大盛,刀锋凌厉地破空而来。

那妖物一惊,躲开刀刃,却被掀飞到身后的树上,重重撞了上去。

接着就是一把刀飞来,穿过她的身体,将她钉在了树上。

慕情手里掐出一个诀,果断念到:“封。”

那妖物觉得好笑:“玄真将军莫不是被打傻了?没阵法如何封?”

慕情没理她,却见地面之上红光大盛,那些走势诡异的血迹,竟是一个阵法。

那妖物惊恐起来:“什么?!不带你这样的!别封我别封我!我操你……”

阵法起作用了。

慕情掏掏耳朵,长出一口气:“总算安静了。”转过身,风信已从笼子里出来了,朝他跑过来。

突然感觉有些累。慕情心想。

风信跑到他面前,焦急地问:“慕情你还撑得住吗?”

慕情翻了个白眼。然后风信果断生气了。

“我操了你什么意思?!”

慕情一摆手:“不劳您费心。死……”话还没说完,直直地向前倒去。

风信手快地一把扶住他,整个人懵逼了:“慕情?!我操了说倒就倒啊?!”看看慕情的脸色,苍白,无比苍白。再看看地上的阵法,心里一阵无语:用那么多血画阵是作死吧!现在扑街了,还是我来搞。

风信叹了口气,把慕情背了起来,嘴里喃喃道:“下次不行就走,别又搞得不成样子。”顿了一下,他又笑着道:“多谢你来救我。”

慕情在他背上微微一笑。呵,我才没有装晕,没有。

是的,慕情没有装晕,他后来真睡着了。醒来后,发现自己在玄真殿的床上。

慕情思考了一下,然后又躺下睡了。嗯,没睡好,太累了。

殿外面,仙京传得沸沸扬扬:昨天南阳将军背着玄真将军回来的! !背了一路! !还一直背到玄真殿! !

大家都感叹:“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你们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啊。【装傻.jpg】

——————————————————

我猜,那个妖怪是凭慕情的白眼认出他的✧(`ῧ´)机智
bug很严重,望宽恕(*ฅ́ˇฅ̀*)
买个萌就当没发生好不啦?
祝大家磕得愉快,我是陌穷,我还会摸鱼的y( ˙ᴗ. )耶~

评论(13)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