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穷路上

来找粮的

看见了吗?!

我是一个不会画画的人!

呜呜呜呜呜(┯_┯)

请不要说我文武双全谢谢。゚(゚∩´﹏`∩゚)゚。

【风情七夕大逃猜※终宣】谁“解”风情?

反应慢了,刚肝完文,激动

请大家多多支持啦!

心期瑶草绿: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2018风情七夕大逃猜企划: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又是一年一度七夕佳节,仙京的美月绕梁三日、不绝于耳。喜鹊飞来时,银河漫漫舞天风;牛郎织女会,款步盈盈写深情。




 




而谁“解”风情?







本次【解风情】七夕大逃猜活动,将由24位仙女联袂展演。规则如下:




  




·太太们使用化名创作文章/画作,评论区可以进行日常评论,还可以猜测创作者是谁。




 




·所有作品将由 @2018风情七夕大逃猜企划 发布,活动tag为 2018风情七夕大逃猜企划 和 【解风情】。




 




·被狙最多的太太以及评论区猜中次数最多的读者即将获得手写书签一份。




  




·猜测截止至8月19日0点,由负责人统计并公布答案并在评论区拉线。








·为保护各位太太作品的版权,本次活动作品不开放转载。




  




以下是南阳玄真殿参加本次活动的仙女【※注:有一个变化哦!】








草绿: @心期瑶草绿 




古池: @骆古池 




元宵: @薯条馅元宵说她去洗个衣服 




崔艺恩: @出釉 




非柠: @近水遥山 




容恩: @望天骄。 




北柠: @Binny北柠° 




承安: @最爱大可乐🍰 




七万: @七 




婧兮: @沐婧兰 




XX: @右上角的小红叉x 




陌穷: @陌穷路上 




朽璐: @朽璐 




摇光:@摇光☆




棠玖: @棠小玖 




青子衿: @尘绝 




言知: @孤独终老蓝曦臣。 




枯绽: @枯绽 




语梦: @子时夜钟语 




茶野:  @茶不说  




叶夕城: @繁花旧景夕城王爷 




江易笙: @May 




徐瑾欢: @徐瑾欢 




端木玄年: @端木玄年 








她们的仙号分别是(按首字母排序)【※注:有几个变化哦!】




 




01h阿芮




02h波兰の猫 




03h百叶子 




04h陈盏阑 




05h充值送双人套餐 




06h icy  




07h 江露露 




08h 劫材挂角 




09h 居里夫人 




10h 今天也在磕风情




11h 木兰 




12h 莫缘 




13h 毛豆真好吃 




14h 墨翛 




15h 你猜我开不开车 




16h 氢原子 




17h 情妹妹的斩马刀 




18h 燃烧  




19h 蔘




20h 思追




21h 塔塔 




22h我之固体化 




23h 小东江




24h 小兔子乖乖 




 




七夕的烟火,正蛰伏着,直到那日子的到来,为您献上最美的风景。




 




天阶夜色凉如水,风情正在戊戌年七月初七,等着你为他们系上命运的红线!




 




愿风信慕情,天长地久。




 




主题图/草绿  @心期瑶草绿 




背景图/虚灵   @虚之亡灵  




文案/骆古池  @骆古池 








 






【二宣】2018风情七夕大逃猜企划

希望大家支持!谢谢!

话说我这马甲不容易掉吧?

子时夜钟语:

绝对没人猜的到我!!!


2018风情七夕大逃猜企划:



冷圈也要过七夕,各路太太齐欢聚。




 




当你点进这篇博客,你就会知晓——风情七夕的狂欢就要拉开帷幕了!




 




本次七夕活动为大逃猜形式,规则如下:




 




·太太们使用化名创作文章/画作,评论区可以进行日常评论,还可以猜测创作者是谁。




 




·所有作品将由 @2018风情七夕大逃猜企划 发布,活动tag为2018风情七夕大逃猜企划




 




·被狙最多的太太以及评论区猜中次数最多的读者即将获得手写书签一份




 




·猜测截止至8月19日0点,由负责人统计并公布答案。




 




大家准备好粮食的狂欢了吗?!




 




下面公布参加的太太名单:




 




草绿: @心期瑶草绿 
古池: @骆古池 
元宵: @薯条馅元宵说她去洗个衣服 
崔艺恩: @出釉 
非柠: @近水遥山 
容恩:
北柠: @Binny北柠° 
承安: @最爱大可乐🍰 
七万: @七 
婧兮: @沐婧兰 
XX:
陌穷: @陌穷路上 
朽璐: @朽璐 
摇光:  @摇光☆ 
棠玖: @棠小玖 
青子衿: @尘绝 
言知: @孤独终老蓝曦臣。 
枯绽: @枯绽 
语梦: @子时夜钟语 
浅然: @以祸害苍生为己任 
叶夕城:@繁华旧景夕城王爷
江易笙: @May 




徐瑾欢: @徐瑾欢 




端木玄年: @端木玄年 




 




在各作品中只能看到太太的化名,以下化名名单按照首字母排列:




 




阿芮
波兰の猫 
百叶子 
陈盏阑 
亨氏番茄沙司 
icy  
江露露 
劫材挂角 
居里夫人 
今天也在磕风情
木兰 
莫缘 
毛豆真好吃 
墨翛 
你猜我开不开车 
氢原子 
情妹妹的斩马刀 
气流掀裙底 
燃烧  
十方
思追 
桐桐 
塔塔 
小兔子乖乖 




 




欢迎大家踊跃参加活动!风情天长地久——






陌穷的风情粮库

学会了做超链接呜呜呜超感动

凭我这智商不容易

其实我也很迷茫,为什么三洞之后有七洞?四五六去哪里了?

大概是写了没发吧emmmmm

下面是整合:

   脑洞系列之洞一看慕情撒丫子狂奔躲风信



脑洞系列之洞二    看老玄真美救英雄(bushi)





脑洞系列之三洞一    看慕情如何引狼入室

脑洞系列之三洞二    看风信强势追妻

脑洞系列之三洞三    看风情边秀恩爱边见家长

脑洞系列之三洞四    看慕情谢怜社会过往

脑洞系列之三洞五    看sb作者如何突然开刀

脑洞系列之三洞六    看作者用回忆梗

脑洞系列之三洞七(结局篇)  看骚气花城在线牵线搭桥

脑洞系列之三洞番外篇  看老父亲老母亲互相伤害日常



清明节贺文    太子殿下,你放下手里的冰清玉洁丸,一切都好说!谈恋爱什么的也不是不行啊!




脑洞系列之七洞一   慕情出山搞事,风信又见故人

脑洞系列之七洞二   君梅糖里带刀,奇英身受重伤

脑洞系列之七洞三   风情回忆开虐,白灵碰面僵持

脑洞系列之七洞四   真玉心疼相依,引玉霸气镇场,外加玄真搞事谢谢

脑洞系列之七洞五   白锦混水摸鱼,君梅霸气开秀,外加风信强势告假追妻

七洞尚未完结,同志仍需努力。


【四重罪孽】he篇  南孚瞎搞慕情发飙风信拦截,嗯,就是这样

【四重罪孽】be篇  替代终究不能取代,这个道理大家都懂

【四重罪孽】番外篇   愿你执酒仗剑,归来仍是少年


目前的整理就到这儿,下次再见!

我是陌穷,透明文手死鱼更新,粉丝少得要命,不偷不抢良好公民,欢迎来找我聊天!

爱你们!(「・ω・)「嘿

开链接用

鞠躬!

谢谢这位小可爱从头翻到尾!

同样谢谢大家!

宣传风情!他们超好磕!

@懒棼

风情【四重罪孽】



答应大家的番外

我这算快了,真的

还有,请大家支持我们的风情七夕活动!谢谢!详情见评论链接!磕风情,我们都是认真的!

——————————————————————

番外篇








慕情悠悠醒来。






眼睛里是房梁和屋顶,以及微弱的阳光。

看来时候还早。


他翻身起床,头有些疼。于是他抬手,按了按眉心。




慕情很久没有做梦了。不过,他昨晚做了一个。

是有关扶摇和风信的。


先是扶摇,和他喝茶聊了会儿;然后是风信,抓着他质问为什么要走。

所以,他现在有些头疼。




其实慕情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走。西南武神,说不干就不干了,这不正常。

他只是凭扶摇的一句话,还有感觉。这个理由,难免牵强。

可是,有些事就是想不通放不下。

往好的方面,慕情不是没有想过。只是那个最难以接受的,偏偏最接近理想答案。


替代品。




如果扶摇是替代品,他替代的,只会是慕情。

那么在扶摇心里,南风替代的又是谁?

慕情不敢想了。这么多年,他从未往深处想。

扶摇不说,是为了保护自己,还是他,慕情。

他应该猜到,如果慕情知道了什么,绝不会再留下。因为那样,就要面对风信,就会心神不宁。



是谁对不起谁?又是哪个欠了哪个?

都不重要了。






慕情转身,看向熟睡的慕言。

这个孩子的快速生长已经停止,天生的灵力已用尽,现在他是一个十岁的少年。除了长相颇占优势,体质适合修仙,其它也没什么不同。

只是,看见他难免想到前尘往事。

慕情不记得扶摇,因为长久的岁月和不愿回想。但是他一看见慕言,就像是看见了年少的扶摇一般。

他和扶摇,长得真像啊。

可就是这么一张扶摇的脸上,生了一双眼睛。偏偏,像极了那个人。

其实是像南风吧。但不知为何,慕情只会联想到那个人。

应该,这个就是所谓替代品吧。



慕情轻叹了一声,起身披衣。

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吧。





少年穿好衣服,打着哈欠推开寝室门。

他的脸上稚气未脱,但却线条分明,个头也有那么高了。相比较同龄的少年,他绝对出众。

不过他自己并不知道这件事。

“叔叔——”他喊了一声。

没人应他。

少年叹了口气,看来是出去了。

“叫我干什么。”玄衣男子将院门推开,声音清冽。

“叔叔!”少年小跑过去,笑得一脸灿烂,“今天人多吗?累不累啊?”

慕情翻了个白眼:“废话吗?”

少年依旧笑着,“叔叔我想吃煎蛋。”

“慕言你自己不会做吗?”慕情冷着张脸,在外人看来着实吓人,不过,在这里不管用。

慕言眨眨眼,看着慕情说:“叔叔做的比谁做的都好吃。”


讲好听的,谁理你啊?

巧了,这里有人听。




慕情轻笑,“行,给你去做。”

慕言兴高采烈,还不忘补充:“溏心的!”

“爱吃不吃,不吃拉倒。”慕情抬脚就走了。



慕言表示,这是小事问题不大,而且他已经习惯了。










这个孩子记忆中,没有别的亲人,只有这个叔叔。

关于他的身世,慕情不说,他也不问。

慕言也听慕情无意间提起过,关于他的亲人。因为慕情有时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喃喃自语。





“你真是,像极了他。”

“扶摇,我上辈子是干了什么,轮到你现在向我这样讨。”






扶摇……是他双亲之一吧?





慕言在一旁装睡,一动不动。




叔叔不让他知道,但他大概猜到了些。比如,他这个叔叔,十多年来没有变化。

还有,慕情这些年的身份,一直是道人。帮村民写些符,接点活除个妖。

最后一点,他叔叔目前单身,不喝酒,但是绝对是村里的希望。乡下从没这么好看的人。

慕言断定,他叔叔是神仙。


一定是这样。

神仙做饭超好吃的。


总而言之,慕情是他局限世界里的英雄,至少现在是这样。























多年以后,慕言不再局限于那个小村子,他有了更宽广的世界。

他游历一路,结交好友,修炼飞升,一路向上而行。


人往下走,成鬼;人往上走,成神。




当慕言飞升上天庭的时候,满天神官暗自惊叹。






南阳将军本不想凑热闹,却被告知这位新飞升的神官,神似当年的西南玄真。

他跌跌撞撞,于玄真殿前看见那个少年。





慕言仰着头看那块牌匾,确认了一件事。

慕情,他的叔叔,曾于这九天之上任职,西南武神。



他一直都是他的英雄,在他如今广阔的世界里,也与之前无二。











“慕……情,”风信想了很久,开口依旧如此普通。

少年回身,报以一笑。

仿佛岁月长河里,那个人还未曾离开,仍旧在这里。

就像他还会在看见自己的那一刻挑眉,不冷不热地道一句:

“南阳将军。”











“在下慕言,新飞升的西南武神。”

“是吗……你认识他吗?”

“谁?”

“慕情。”











我们都是替代品罢了。





                                              番外篇完。

【宣传】2018风情七夕大逃猜企划宣传

是的,请大家支持!

骆古池:



一个正正经经的宣传!!



大家好!又快是一年一度虐狗时,风情也要过七夕。

于是我们为了老南阳老玄真可以快快乐乐地过节,决定开启一次刺激快乐的活动——大逃猜!
规则:所有作品统一由 @buxianxian231 发布,也就是所有太太都是匿名参加!既然是“逃猜”那就是请大家猜啦!

当指定时间作品发布后,大家就可以自由地在评论中猜测作者,被狙中最多的太太说不定会发放福利哦!

本次活动有了“逃猜”,也要“有”,现在确认参加的太太有十四人,为了让风情一天24小时都能甜甜蜜蜜,希望大家踊跃参与!

🎆群号:861149971🎆

【四重罪孽】风情,南孚be篇

前篇he走评论链接

感谢大家支持!小蓝手小红心!谢谢谢谢!



***设定依旧,私设南孚独立存在,只有风情和花怜知道。时间在原著完结后,新仙京挺好的。(「・ω・)「嘿
***be预警,肯定是要刀一下的
***从前篇慕情忙完的背景开始接。


……………………



扶摇回来了。

完完整整,没带任何东西,脸色平静,举止正常。

除了,脸色有些苍白。

慕情颇为惊喜:“你没带什么回来?”

扶摇摇摇头,没有说话。加上他苍白的脸色,莫名透露出憔悴感。

慕情觉得不对劲了:“怎么了?生病了?”

“我好累啊,慕情。”扶摇的声音有些颤颤的,“你可以抱抱我吗?”

老玄真虽然心里奇怪,但还是走过去轻轻抱住他。他确实在抖,从来没有这样过。

“怎么了?受委屈了?谁欺负你了?”慕情心里有些着急,扶摇这个样子明显是出事了。但是他就是一声不吭,把头埋在慕情肩膀上。

只是这样,像是在极力压抑什么。

“慕情,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些时间,我会说的。”





玄真将军,堂堂西南武神,最近却无端心慌。

扶摇说要告诉他的,是什么?他在压抑什么?

这种凭空产生的慌乱,八百多年来只有两次。


慕情记得很久之前,母亲生病,他回家照顾时,心里就是无端慌张。母亲还笑他,这么大了还不稳重,又不是什么大事。

可是,母亲再没有好起来。

他怔怔地跪在母亲的新坟前,发间还残留着母亲抚摸所传递的热度,却也所剩无几。

这般想来,那莫名的心慌竟是种预兆。


扶摇……可是也要离他而去了?

慕情的第六感向来很准,不由得他不信。然而扶摇这几天正常得不能再正常,没有要说什么的意思。


慕情忍不住了。

“扶摇,你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正在喝茶的扶摇听见,放下茶杯。


“我要是说,你肯定会生气吧。”

慕情严肃地说:“不论早晚,你都是要说。我可以保证,我尽量不生气。”

扶摇叹了口气,幽幽道出一句话:

“我有身孕了。”

慕情:???!!!你说什么?!

“你不是……”慕情酝酿了半天,也说不完一句话。

扶摇垂下眼睑,轻声道:“我知道你可能难以接受,但是事实如此。”

慕情的脸色顿时有些发青,缓了一会儿才问:“那是谁的?”

扶摇果断拒绝:“我不想说。”

“你什么意思?!这是可以闹着玩的吗?!”_慕情一下就急了。

扶摇却格外坚定:“我不会说的。死了也不会。”

慕情了解他,如同了解自己。他认定的事很少,但认定了就不改。

“就当是我的错。”扶摇的语气又回复正常,“我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没有其余的。”

他对慕情说:“我下了很大的决心,你是唯一可以帮我的人了。”

玄真将军能怎么办?


良久,才传来一声叹息:

“也罢。这该是你的修行。”








下界,某个村庄内。

医馆的白胡子医师打量着眼前这两位。

清秀俊朗的年轻男子,本一副书生模样,却透出将军的气度。他一身玄衣,冷漠的脸上有些担心的神色。

温婉白净的年轻女子,小家碧玉,眉目略显英气,也是一身玄衣,此时正在他手下诊脉。

白胡子医师撤了手,笑着道:“恭喜。姑娘这是喜脉。”

年轻女子浅浅一笑:“多谢大夫。”

那名男子冷着脸问:“敢问大夫,我妹妹这身孕已有多久?”

医师摸摸自己的白胡子:“半个月左右。”

男子神色一动,像是在回想什么。


“不知您这可有女医师?奴家想请两位照顾。”女子淡淡地问道。

白胡子医师点点头,转身叫来两位女医师。

“这是我的两个徒弟,阿毓,阿原。”

两名女子同着白色衣袍,一位温雅一位俏皮,皆道:“姑娘好。”

女子拢袖起身,笑回:“烦请以后多多照顾。”

“走吧。”玄衣男子轻声提醒。





“居住的院子已经为你找好了,一对老夫妻是屋主,心地善良。”慕情一边走,一边同扶摇介绍。

扶摇这边,轻声道:“我能出什么事,我是什么人啊,你放心啦。”

慕情叹气:“你让我怎么放心?”却是转过头不再说。


此时人间,正值五月季节,不时有株石榴带满树芳菲现于眼前,煞是喜人。满城春景,烟柳时节。

只是,这春雨绵密,寒意丝丝,叫人忧心。


“姑娘夜里睡觉爱踢被子,出门总忘拿伞,不知给自己添衣服,麻烦诸位照顾了。”慕情向众人拱手,嘱咐事宜。

阿原好奇:“公子这话说的,像是我们伺候的是位小公子啊?”

慕情笑笑:“不瞒各位,我这个妹妹从小宠惯了,当作男孩来养,性子皮得很。”

阿公和阿婆都是和蔼地笑笑,表示理解。

“这孩子因这性子,不知吃了多少亏。”慕情叹了口气,“麻烦诸位了。”

“公子哪里的话。”阿毓应道。

“是啊是啊。这是个学习进步的好机会呢!”阿原连连应声,却被阿毓怼了下,嗔怪道:“哪里有这么说话的。”

慕情笑笑:“无妨。在下还有事,就先告辞了。过些时日我会再来。”

出了屋门,慕情看见扶摇披着件素色的斗篷站在院子里,仰头看那棵梨树。

慕情走过去,问:“看什么呢?”

“慕情你看,”扶摇指指那棵树,“它都不开花。”

慕情翻了个白眼:“笨蛋!梨花是三月开的!”

扶摇开心地笑笑:“又看见你翻白眼了。”


这个人,还是老样子来的。

什么天大的事情,只要他不慌,就可以被当作小事,微不足道的小事。

实在是没办法。

“行了,我下次再来看你啊。”慕情抬手弹了下扶摇的额头,转身走了。

扶摇站在院子里,望着慕情的背影笑笑。

有这样一个哥哥,也不错啊。





风信感到莫名其妙。

慕情今天和他遇见的时候,异常客气。

“你今天有空吗?”

风信迷茫:“啊,有啊。”

慕情丢下一句:“那下午来一趟。我有事问你。”

风信:【持续迷茫中】


他下午还是去了。


玄真将军从一堆折子里抬起头,眼神略显疲惫。

“来了。”他一边起身一边对风信说,“坐吧。”

风信依言坐下了。

“你要问啥?”

“你殿里那个南风,最近半个月在哪?”

风信想了想:“出去了一趟。我不是和你一起去出差了吗,所以没空管他。”

慕情神色一凛。

风信吓到了:“怎么了?他惹到你了?”

“呵,怀疑罢了。”慕情收了脸色,喝了口茶。

“怀疑?怀疑什么?”风信有些疑惑。

老玄真抬眼看看困惑的老南阳:“容我提醒一句,我现在查到了南阳殿的头上,南阳将军还是不知道为好。”


风信脸色又黑了。

虽然他说得对但还是好想吵架好气啊怎么回事!!!

“随你的便,不说拉倒。”风信气呼呼地转身就走了。

玄真将军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看来,这事迟早要告诉风信。




南阳殿很久没这样了。

今天他们将军很不高兴。

南阳将军下令,不准任何人靠近后殿。

神官们不知道是为什么,纷纷猜测,莫不是玄真将军下午叫将军去了玄真殿,吵了一架。

原因不是这个。


南风低着头跪在石子路上。

“你很是给南阳殿长脸啊!”风信怒气冲天地冲南风吼,“你看你干的什么破事!!”

南风沉默。

“你给老子说话!!!”

“我的错。我愿受任何惩罚。”

风信觉得难以置信:“你不该去对人家负责吗?!惩罚你有什么用?!”

南风突然抬起了头。

他的眼中,满是自嘲、凄凉和绝望

“你以为我没有问过他?!他不会给我这个机会的!!”南风说到泪流满面,“他不爱我。”


南阳将军彻底惊呆了。

“你在逗我吗?!他……他为什么不同意?!”

南风深吸一口气,“我也问过,他不愿意说。”

风信真是觉得自己老了,年轻人的世界他不懂了。

这都是什么鬼事情啊?!

“你就跪在这儿!我去玄真殿。”风信抬脚就要走。





玄真将军一袭玄衣出现在风信面前,挑挑眉。




风信:“呃,你都听见了?”

慕情:“不然呢?南阳将军好大的怒气啊,后殿谁都不许进,嗯?”

风信:“那个,我……”

慕情冷笑一声:“你是想自己审完了,再去顶个替?你是怕我砍死他吗?”

风信说不出话来了。

慕情走近他,拍拍他的肩:“南阳将军,你可以啊。”

风信有些着急:“那个,慕情你冷静冷静……”

“不用。”慕情一句打断。

“事情我听明白了,我不会砍死他。”玄真将军看着那张天天跟自己吵架的脸,莫名地生不起气来。“只是,南阳将军,我并不想再看见他。”

风信一脸惊讶地望着他。

“如果你让他再出现在我和扶摇面前,我可不敢保证什么。”慕情笑笑,“而且,你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

笑得那么自然。

八百多年了,感觉有些漫长,我累了。








慕情烤着炉火,一言不发。

第一次来的时候还是春景,现在已经是初冬了。

北风呼啸在街道的每个角落里,院子里的雪还未融,另一场大雪已经降临。

雪下得很大。

扶摇坐在他身边,戳了戳他,小声说:“你是不是不高兴啊?”

慕情悄悄翻了他,哦不,是“她”一眼。

扶摇的肚子,已经有很明显的突起了。可能是因为他本身瘦,所以穿着宽松的衣袍也只看得大概的轮廓。

“医师说孩子什么时候会出世?”

扶摇摇摇头:“哪儿有那么快啊,这才腊月初几,再等半个月吧。”

慕情应了一声,低着头看炉子里的火焰。


风信在对面,却是吓得僵成石像。

阿原一直在问他问题:“公子你是哪里人啊?”“公子你喜欢吃什么呀?”“公子你是做什么的呀?”

南阳将军僵硬地回答:“哦。呵呵。”

众所周知,当然也不是很多人晓得。风信呢,平生最怕的东西有两样:玄真将军的白眼,和女人。只不过后来又加了个谢怜的菜罢了。

且说那两样,他拿前一个有办法,但是对后一个束手无策。

风信:我是猪吧?!我为什么要跟慕情来看扶摇呢?这里这个女的是什么鬼啊?!

慕情低着头,接收不到对面的求救信号。

风信:【绝望.JPG】

扶摇偷笑了下,提醒慕情看对面。

玄真将军一抬头,心灵电台立刻被打爆了。

他嘴角翘了翘,通灵阵里丢过去句话:“风信你傻啦,通灵阵不知道用啊?别人看见以为你眼皮子抽筋了。”

通灵阵那边传来风信崩溃的声音:“我忘了!我操了你救我一救!”

慕情眨眨眼:“我看你桃花挺旺的,这是好事啊。”

风信脸都黑了:“我操了你开什么玩笑!帮个忙不行啊?!”

慕情得意地挑挑眉。

南阳将军,你也有今天。呵。

皮一下够了。扶摇提醒他。

慕情站起身,“风信,跟我出去下。”然后飘飘然带头走出屋门。

风信紧随其后,他恨不得拽着慕情跑。奈何前方这位,走得不快不慢,拽也不是,跟也不是。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行了。”慕情转身,“这里没人烦你了。”

此处是后院,修的有一座小亭子,不过有些荒凉。想必,是多年未曾有人来过了。

风信酝酿一下,刚想道谢,慕情抬手:“不必了。恰好我有事说。”

“关于扶摇?”

“是。”慕情觉得有些冷,搓了搓手,继续说,“南风,来找过他。”

风信顿时有些生气:“我都说了不让他来!怎么……”

“不怪你,来了是好事。”慕情冷声道,“扶摇跟他说清楚了一些事情,他大概不会再来了。”

风信叹了口气。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儿。

明月高悬,刚落了厚厚一层雪,路有些难走,雪夜毕竟还是冷。

慕情哈了一口气暖手。

“那个,”风信开口了,“你若是冷便回去吧。”

慕情继续搓手,:“你应该不明白,扶摇和南风的事情。”

“啊,对,是不懂。”风信很奇怪了,他讲这个做什么。

慕情轻笑一声,“你们南阳殿的人,还真是一个德行。”

风信:我操了管我什么事啊?!

不等他说什么,慕情先说了下去:

“这个事情说来简单,就是两个人在一起,又觉得不合适了。只是,你家南风不太开窍。”

这个信息量有点大,风信正在努力理解中。

慕情又哈了一口气暖手,自顾自地走了。

恍惚间,风信听见他了句话,不过说的什么,他记不清了。

怎么就记不清了呢?

风信皱起眉头,看向慕情的背影。

那人一身玄衣,在雪地里各外扎眼,却恰好融于夜色。



西南武神毕竟还是个武神,忙起来真是脚不沾地。

最近忙的,老玄真加个老南阳,工作起来都不知道太子殿下的菜是什么味道了。

等这两位终于能喘口气,半个月都过去了。

忙里偷闲,慕情突然想起,扶摇好像是最近要生孩子。

啧。我有种预感,孩子肯定生完了。慕情有些头疼,还是准备下界看看。

问了问扶摇的通灵阵,没有回应。

可能是没听见?

不对啊。这……

慕情心下一慌,抬脚便走。



他能出什么事啊……



老伯听见有敲门声,收敛一下心情,起身去开门。

看清来人的时候,心里的悲凉又再次溢出,且一发不可收拾。

正是那位玄衣公子,那位姑娘的哥哥。

“公子,你怎么才来啊?!姑娘她……”

慕情本就心慌,推开门只见老伯老泪纵横,更加惶然。

“她怎么了?!”他拉过老伯的手,尽量稳住声音,却还是加了一些激动和慌张。

老伯叹了口气,“姑娘……前日生产之时,忽然血崩……两位医师都……没能救回……”讲到此处,竟是泣不成声,再讲不出半个字来。

慕情愣一秒都没来的及,立刻往扶摇的房间跑去。

怎么可能?!不是不会出事的吗?!

扶摇你个二傻!怎么能骗我?!

你死了怎么办?!你死了……

慕情跑到扶摇房间门口,一脚踹开门。

什么都没有。

他的心跳飞快,手脚却冰冷异常,脸上还有细雪。

慕情觉得这个房间周围有无数的气息冲他压过来,喘不过气。

他本能地想离开。

这个过程很缓慢,他一步一步退到门边。

耳边不再是心跳声,却是另一个声音。

“慕情!”

他转过身,看见那个人。

“风……信。”

玄真将军失去意识的时候想,真是丢人,声音抖得不像话。



慕情做了一个梦。

梦里扶摇只对他说了一句话:

“我们不过是替代品罢了。”

一切都烟消云散。

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或许扶摇不说,不是在保护自己,而是在保护他。

可是这一句话,会改变所有啊。

扶摇。



风信对慕情说:“你醒了。”

慕情躺在床上,心绪再次沉稳,回到那个骄傲的少年。

“扶摇,死了吧?”

风信却是有些不敢应他。只是点点头。

意料之中了。慕情心里苦笑。

“那,孩子呢?”

“在阿毓那里。”风信松了口气,这个问题不算太难回答,至少比上一个好。

慕情起身,把头发重新束好。

“回上天庭。”他说。



老伯告诉那位玄衣公子,姑娘要求将她火化,骨灰等你来领走。

其实,姑娘临走前说过,她是修仙门派之人,孩子可能会继承她的灵力,生长速度在前些时候会快于常人。着实,这孩子生下来几天,却有两三个月一般。

玄衣公子听了这些话,只是默然。

他说他几天后再来带走孩子和遗物,却先留下了十几锭金子,是作为照顾姑娘的费用和谢礼。

然后玄衣公子便走了。

几天后,老伯再打开院门的时候,他出现在门前。

像是受了很严重的伤,身上的药味很重。

老伯本想让他留下休养几天,他拒绝了。

“我若是现在不走,便走不成了。”他说。




他才走了没多久,又有一个人来了。

老伯记得,他好像是玄衣男子的朋友,来过一次。

他看起来很着急,问玄衣男子去哪里了。

老伯不知道。

他好像很失落,然后就走了。

老伯觉得,那位玄衣男子肯定是令他挂念的吧,至于为何不曾道别,可能有自己的苦衷。









西南武神玄真将军,自散尽数功德与殿内神官。受南阳将军三箭,重伤入世,无人再见其踪迹。相传,玄真将军携一幼儿归隐,不知为何人所出,身份不明。

——————————————————————————
我可算写完了……

我下次就不作死定日期了,因为我根本写不完……

还有一个小番外,看看能不能在明天发吧

暴风哭泣.JPG

风情【四重罪孽】

朋友们,这个刀子写脱了

太长了……

你们且等我一等

我也不知道啥时候写得完……(っ╥╯﹏╰╥c)